七楼公寓 最终章

太喜欢了,祝愿我们七只成为更好的人。

♡九西也:

那是朴珍荣第一次进林在范工作日里住的地方。

把那叫做公寓或者宿舍都算是客气了,它狭小拥挤得就像蜗居着外来务工人员的出租屋,集卧室客厅和厨房于一体。

朴珍荣睁大了眼睛站在门口迟迟不知道该怎么踏入第一步。他环顾四周,基本已经能看尽这里的全貌。

林在范应该是从来没用过这里的厨房的,因为本该放刀具和餐具的台子上,林在范堆满了文件夹。

床上摞满了衣服。

茶几上摊开着好几本厚书,上面写写画画得不像样。地毯上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笔。

沙发上堆着数据线,还有一个没叠起来的深蓝色毯子,拖在地上一个角。

不过林在范就在刚才眼疾手快地把它赶快拉起来了,随手理了理,装作很规整的样子搭在沙发上。

朴珍荣都不需要开口问他,都已经能想到林在范现在是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。补专业知识看书到半夜,像命苦的中学生一样又是读又是背,懒得走那两步路 所以就在沙发上睡觉。每天过着睡眠不足的亚健康生活,但是又像打了鸡血似的无条件兴奋。


朴珍荣的眼神有点飘,断断续续地想了很多,直到林在范喊他。

“大哥?这儿真的没有传染病,你可以进来的...”

他才如梦初醒一样,发现自己还一直拘束地在门口站着。不好意思地笑笑,把眼睛抬起来望着林在范。


“喂,这也太乱了。如果有一天大家分开了,你就打算这么过日子吗?”

林在范愣了一下。

然后很自然地接了一句:“当然不会啊。”

他继续说道:“如果大家要分开了,不再住在一起了,我当然要买房子啊,谁要住在这里一辈子?”


“那大家会分开吗?”

“不会啊。”林在范的语气还是那么流畅自如,“所以谢谢你们帮我省这笔钱,有空请你们吃饭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

林在范这儿乱是乱了点,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干净的,除了东西摆放不拘一格了些,不过还没有出现把球鞋塞进冰箱里这种棘手的状况。朴珍荣甚是欣慰。

他看着林在范在书堆里找东西的背影,又低下头,看了看脚边那几只散落在地毯上的黑色水笔。

林在范是一个永远都不服输的男孩。经历了许许多多妥协和退让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承受的失落全都变成了一种风趣的自嘲。他清醒,理智,通透,热忱。

朴珍荣想,他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充满了力量的人。只是此刻他在蓄力,可能就在下一秒爆发。

始终都知道林在范是这么好,但还是要常常感叹一句,自己真幸运 会被他爱着。



“你又在看着我迷人的背影胡思乱想些什么?”


“我在想,以后要怎么办。”

“大家都在一起,未来不是很美好的吗?”


对啊,未来是很美好的。

朴珍荣拉开窗帘,阳光雀跃地填满这间小小的屋子。林在范正呲牙裂嘴地把一大纸箱的书从柜子后面拖出来,头发被他抓得狂放不羁地竖在头顶,看起来有点好笑,又有点热血。朴珍荣站在阳光下,侧着头定定地望了他一会儿,忽然没缘由地问道:“你爱我吗?”

林在范头都没抬:“忙着呢,说什么情情爱爱的。”

三秒之后,他忽然把头抬起来,明朗一笑。

“当然很爱你。”




Bambam的保密工作真的做得很让人发愁。

他至少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发些胡言乱语的话,显得异常兴奋的样子。大家基本都能猜到些他要搞点什么大事,但是还是要配合他尽力在表演,演被蒙在鼓里的无知群众。

并不是大家故意找茬。

Bambam真的太明显了。

今天早上八点半,他分享音乐:《好日子》,并命令所有人都必须听。

大家很顺从,所以房间里此起彼伏回荡着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...”,为这一整天都渲染了喜庆的氛围。

不得不说,这首歌真是具有很强的中毒性,崔荣宰就连随意哼歌都会无意中哼起这个旋律。


这应该就是Bambam要的效果。

今天他给最后一集配完了音,宣布所有的工作结束。各大新闻的娱乐版面已经被他是否续约的话题占满,在下午四点公司就会正式发出声明通告,旗下艺人Bambam正式解约。

到时候肯定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。

Bambam全副武装地坐在候机大厅里,现在是正午十二点半,他用自己烂得不行的数学粗略地计算了一下,大概自己到家的时候,新闻也差不多就要大面积轰炸了。

千万不能让新闻比自己更快一步,不然就没有惊喜了!


他的计划是,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假装是快递小哥来敲门。这一定是历代级别的震撼,会成为一段传说的。

飞机很争气没有晚点。

落地之后很走运顺利打到了车。


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的,他很满意,所以在群里又分享了一首《春节序曲》。

除了箱子实在是有点沉,其他的都非常轻松。



他想,如果自己没有在电梯里遇见金有谦,那这个计划的完成度一定会是满分的。

当电梯门马上就要关上的时候,忽然有人很匆忙地跑过来扒开电梯的门,脸上带着不好意思又很感激的笑容钻进来。

Bambam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差点跳起来,就在那家伙钻进来的同时,他甚至动了要钻出去的念头。

...他也确实这么做了,不过被金有谦一把抓回来。

“你上哪儿去?”

“...??你认错人了吧。”Bambam试图用自己精湛的演技瞒天过海。但是他可能是从未意识到,他的那两条细长腿多么有辨识度。

金有谦强忍着笑,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。“在电梯里追逐打闹很危险。”

“我们认识吗?”

Bambam对自己的演技充满了十二分的信心,所以他还是没有妥协。

“现在认识了。”金有谦的右手,从Bambam的手腕部位一点移下去,然后紧紧地扣住他的五指。

七楼太矮了。

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,Bambam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的箱子已经在金有谦手里,而自己,也被他攥在手里。

“你是不是跟我从机场一直跟到家?”

“是。”

“老天爷,”Bambam笑起来调侃道,“你这是什么私生饭啊?”

金有谦回头看他:“我们巨星都为了我们不要舞台了,我就保护他一路回家这怎么啦?”

“不怎么,做得好。”

然后两个人站在空旷的走廊里,爽朗地放声大笑。



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。

有得到就会有失去,圆满总是伴随着遗憾。关键的岔路口,选择是如此重要。

Bambam曾经选择离开家 学会成为一个大人,他懂得了许许多多大人的规则,又选择回到这里,他还是喜欢做孩子。

段宜恩曾经选择为了梦想奋不顾身一次,所以他去了很远的地方,相逢迥异不同的过客,他挣脱一切想要年少叛逆时所向往的自由。到最终他在异国他乡的日落里明白,真正的自由不是离开,而是留下。

林在范曾经选择在无尽的妥协里过完一生,每天收获一些廉价易得的快乐,以此冲淡自己心里的那一点点苦涩。可最终他还是没有甘心自己变成一个胸无大志的小市民。他记得,并将永远铭记,自己16岁时是一个拥有追求和执着的热血少年。


崔荣宰最近在说,他想再尝试一份新的工作。他觉得在麦当劳陪小孩子玩太没挑战性了,想再去尝试点刺激的...游泳池救生员怎么样?

被大家赶快拦下了。

他说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适合长久做什么。又或许,自己就适合折腾。他立志要成为一个尝试过最多职业的人。大家对此表示支持和敬佩,但还是希望他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,不要轻易去当游泳池救生员。

王嘉尔永远活在爱里。

他沉浸在被爱和给予爱之中不可自拔,他是这七个人之中最浪漫主义的。他擅长表达爱,也吸引身边的人对他充满了爱意。他说他想一辈子都做一个可爱的人,善良温和,与世无争。但同时又是一个独立且有主见的人,坚强,勇敢,冷静,果断。

他只要不改变自己现在的样子,这一切就都能实现。

金有谦还小,尽管他独当一面,充满担当,但他依旧是哥哥眼里的孩子。

一个个子不小心蹿得很高,事实上内心尚未成熟的儿童。迟早有一天他会看到这个世界上尚不美好的污垢,他会在长大的过程中经历难以避免的伤痛。

不过他从来都不害怕。

当他高一的时候,哥哥们会告诉他上了高二要注意什么。当他高中毕业时,哥哥们会告诉他上了大学要学会什么。

他知道哥哥们总会站在比自己更高一级的台阶上鼓励自己,他不依赖于他们走过的脚印,也从未失去过自己的主见。只是每每想到他们,都会感到无比的安心和踏实。

他们都在彼此的爱和鼓励里,成为最好的自己。
//
七楼公寓。

至此,感谢。



“你看他们深爱着对方,一起站在华丽的舞台上闪闪发亮,在艰难的岁月里成为支撑彼此的力量。你看他们从青涩到成熟,从籍籍无名到身披荣光。

他们终有一天会分开的,散落在这个世界上的各个角落,重新规划余生的步伐。
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,我们要好好地祝福他们,祝愿他们都能继续成为更好的人。

相聚在一起是他们的缘分,有朝一日的分离亦是。而他们曾在这漫长的岁月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曾是不可分割的整体,曾抓住彼此的手飞跃地球千里 赴一场场绚丽的邀约。
他们做着整齐的手势问候,他们一起鞠躬谢幕。这都是无比珍贵的回忆,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成为经年之后的遗憾。


他们爱彼此至深,是我的言语所能描述的千万倍。”

评论
热度(760)

© 嘎本脆 | Powered by LOFTER